高效组织上千人拍一部电影、让一款产品设计从近200天缩减至11天……他们都用了这个工具

《盗墓笔记》小哥里面是有纹身的,那天拍的戏并不需要纹身,化妆师化上去了,怎么办?如果回去拿衣服,拿个服装跑了40个小时。这种损失在影视行业中几乎每天都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云尚制片董事长、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白一骢说,影视行业从来不是像外人想象的那样很亮丽的状态,其实是非常低端、落后的。

白一骢说,到一个城市,如果去一个网吧,网吧管理员可以通过系统知道你在哪儿上网、上了多长时间;如果去了一个按摩厅,收银员会知道在哪个包房;如果订一个外卖,通过系统可以知道商家是否接单、送餐的小哥到哪里。

“但在影视行业,如果你问我,我剧组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我想知道,就要问非常多的部门,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我们永远是一无所知的。”白一骢说,影视行业到今天为止,用的还是非常低端的方式,靠吼来解决,信息化和这个行业没关系,“终于在这两年,我们有机会和钉钉一起解决了很多的问题”。

不仅仅是影视行业,从拥有7万多员工、超200家公司、跨越30个国家和地区的复星集团这样的巨头,到嘀嗒出行这样的创业公司;还有设计企业、化工集团,在今天这个公司组织架构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都希望通过数字链接、智能协同的方式,提升组织效率、激发员工创意和积极性。

数字化转型,以人为中心智能协同

“影视行业的组织结构有江湖信息,大家都称呼‘哥’、‘姐’等等,一个部门的员工基本上被这个部门的‘哥’和‘姐’带来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影视整个管理线非常混乱,我们无法下达,大家在两三个月之后一拍就三散了,此生可能不会再相见。很多年了,我们一直都希望这个行业能出现一个行之有效的沟通语言,我们能把一个松散的活动组织在一起。“云尚制片董事长、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白一骢道出这个行业的痛苦。

阿里巴巴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8月27日在未来组织大会上说,在数字化浪潮扑面而来的今天,企业组织如何完成数字化转型,实现以人为中心的智能协同,已经成为中国广大企业亟需跨过的门槛。

同时,无招宣布,截至2019-09-19,钉钉用户数突破2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

“中国企业级市场的付费企业客户数只有10万量级,4300万海量的中小企业还在纸质办公,经验管理时代,他们对信息化无感,更谈不上信息化。”无招说出了中国企业的现状。

无招说,美国著名的企业服务商,其市值从百亿美元到千亿甚至到万亿美元。而中国的企业应用服务公司,鲜有上百亿美元的市值。为什么这么大差别?信息化的程度!美国企业基本上完成信息化的大约2000万家左右,还服务其他企业的信息化。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和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钉钉商业生态系统及经济社会价值报告》,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31.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达到34.8%。中国企业正从内部的提升与聚焦转变到以客户为中心的“向外看”视角,从垂直整合和大企业主导式创新转变到协同创造、多元分散的模式,这些变化都驱动着企业组织不断被重构与再定义。

组织在线,形成“生命有机体”

科学研究表明,存活百年千年的大树,带着非常多的经络。树特别大的时候,下面的小苗没有什么阳光,怎么获得糖分?通过自己的颈部到根部,再到阴离子和阳离子交换,会把养分传递给树根末梢的菌丝,菌丝具有的阳离子和阴离子与土壤中的矿物质进行交换把养分传递给菌落,菌落连接着大树底下的微生物、小树、各种花花草草,甚至还有动物等生物群落。

“通过这个方式产生一个高效的协同,这个网络,我们以前认为不存在的,其实网络的协同是存在的,他们之间通过经络和根系形成相互的协调。”阿里钉钉CEO陈航说,钉钉希望把每一家企业都能变成一个有机的生命体。

“实一开始选择钉钉,对洛可可来说,是非常艰难的选择。”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总裁李毅超说。洛可可是一家设计集团,从奥运轨道到今天C919大飞机,到天宫一号、二号,该集团在15年的时间从一个人发展到1000多人设计师的规模。

李毅超说,洛可可选钉钉之前,公司已花了几年时间,自己研发了一套内部系统,所有团队在这个系统上用得很顺了。与钉钉合作之后,一开始的体感是不适应的。为什么选钉钉?“我们认同钉钉的一个思想,以人为本,坚信让每一个人被每个组织看到。第二,我们坚信钉钉可以让几百万的用户,共同生长和协同的用户,这几百家企业遇到的问题都会同时被解决。”300多天后,洛可可从第一款产品设计需要170天,到90天,到现在11天!同时组织也进行了创新,洛可可从一个封闭的组织变成一个开放的组织,接近100万人的创造者用户加入到洛可可来,也有7000多位研发工程师加入洛客。因为有的钉钉,设计时可以考虑研发和制造,制造时发现问题同步可以进行修改,只要把整个产品创作的过程和用户的需求表达出来就好了。整个速度大大提升。

“一旦组织形成智能协同,不断进化的关键点就是在线。”阿里钉钉CEO无招说,“在线”在一个企业中分成五个阶段: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所有的大数据、云计算把流程化的协同转成以人为本的的协同。3G和4G的发达,让在线成为常态,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在线。5G即将到来,以5G在线会成为我们存在的基础,一旦不在线,在5G实际你不存在。

数字经济时代,组织变化新趋势

“传统控制型的管理方式已经不适合了,工业时代是层级、渠道关键词,但是数字经济时代平等协作成了一个最关键的点。”芬尼科技、裂变学院创始人宗毅认为,你不能够运用权力去控制他,创造型经济其实应该是激励,在平等协作的基础上去激励他,同时在今天超链接里变得很重要,从赋能的层级变成协作,从渠道到直接链接,这是今天数字经济时代的关键词。

未来开放的组织会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是社群化的组织,应该怎么管理?应该用怎么样的方法和工具去管理,在跨组织的平台上有效地沉淀,形成跨组织、非组织的组织能力,这都是未来很多企业家要想的问题。钛媒体联合创始人刘湘明认为,钉钉现在应该是一个针对未来组织的数字化企业的操作系统,钉钉特别像一个乐高。乐高就是从最简单的规则把一个一个基础的原子级别的元素连接在一起,搭建一个非常复杂的乐高,它的市值超过了很多娱乐公司,每年接一个乐高小拼图,让乐高变得越来越复杂。

媒体人李翔认为,未来怎么样让人更好地工作?怎么建立一个更高效、协同的组织呢?现实世界中每一个一线的管理者和工作者每天要真实面临的问题,很难通过管理大师、技术天才在电脑上去解决。“信任管理而非细节管理,就像海豹突击队一样;情景建设而非控制,向园丁一样领导而非棋手。这可能是未来的组织和工作方向演进的几个方向。

“一个实现智能协同的组织,就如同鱼群和鸟群,是一个自适应自驱动的组织,组织中各种子系统相互连接、协同,各种力量都会自然地聚合和离散,实现远超个体能力的综合效能。”阿里钉钉CEO无招说。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苗夏丽